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1月13號,外頭下著些雨,雖不大,但也說不上是濛濛細雨。這天事先排出假了,接近中午時,便騎著車去吃午餐順便再去參加頒獎典禮。其實我得過的政府單位文學獎也不過就兩樣:北縣文學獎和這次的枋橋藝文獎,成績也都算是佳作而已。但既然是一種外在對自己的肯定,我還是希望親自來領這個獎。此外,也想看看枋橋藝文獎跟北縣文學獎的頒獎典禮有什麼不同。總之有幸得到獎,還是相當開心,畢竟不管怎樣,有獎金可領是件好事。

另外,我覺得枋橋藝文獎的形式很不錯,一般的地方文學獎通常就只有文學項目而已,不過枋橋藝文獎就不拘限於文學,而是往「藝術」領域去實行,因此還有「攝影」和「繪畫」兩種獎項。我認為這對文學以外的其他藝術領域工作者來說,是一種很好的鼓勵。也許這跟江惠貞市長出身文史科系的因素有關,感覺得出比較重視全面性的文藝活動。身為板橋人,個人還蠻支持這項每年一次的比賽活動。

第四屆枋橋藝文獎頒獎典禮地點:435藝文特區。

 04002.jpg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劍夠快。

至少,在整座點蒼山裡是這樣。

放眼整個滇境,比他高明的年輕人,恐怕也沒幾個。

再過個幾年,或許他就能像這座點蒼山一樣,從最高點,睥睨整個滇境。

但有了更高的武功後,他絕不能因此驕傲,除了要繼續弘揚「點蒼靈劍」外,還得做更多有益於世人的事。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繾綣》(已刊乾坤詩刊)

髮會呼吸
耳朵有心跳
雲做了瀏海
春風的臂來抱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憂暖化》

環汙效應日焚燒,
更累無辜珍獸消。
兩極冰層融一丈,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Nov 08 Mon 2010 22:11
  • 蘭嶼

《蘭嶼》

太平洋繫了顆珍珠在台灣腳踝旁
60分鐘能征服的海岸線
圍起一座快樂天堂
海浪潑向狗爬式點綴蛙式和自由式持續作戰

文章標籤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詩人》

原是一顆流星
背負著宇宙的寂寞出世
要到生命燃燒殆盡
孤寂方能休止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愛情海》

茫茫的大海中,
我蕩著一條小舟。
途中遇見了你,
我以為漫長的歲月中,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全面啟動海報調整大小後.jpg 

記得好久以前,自己曾經嘗試性地寫過幾篇有關電影的評論,當時寫出些興趣後,還做著那或許有天可以當影評的白日夢。卻在發現要成為專業影評人之前,得付出許多心血和代價,就這麼說吧,我要從哪去生出錢財到戲院一一看遍那些正在上映以及未來會上映的片子?這還不包括一堆以前沒看過的電影在內。而看盜版,就更不是影評人或任何一個跟電影產業有關的人該有的行為。因而影評這個夢,我早就不知丟到哪去了,看來做夢也是需要本錢的,至於寫影評,那又讓我覺得是好遙遠且沒動力的事了。雖然夢醒後的許多年間,我也看過不少令人有感而發的好電影,但就是忍著那些衝動,不再把感想去訴諸文字,心裡總抱著在這資訊爆發的網路時代,除非來個世界末日影評剛好都死光了,否則影評哪會缺我一個的想法。但影評夢放棄了,不代表其他文字創作的夢也停擺,起碼,仍有許多藝文創作不需太高的金錢成本,對,像讀詩與寫詩,或是用文字創作其他東西,但這是題外話,不贅述。

2010年暑假,是《全面啟動》這部電影,讓我覺得無論如何也得提筆談它一談,但我想談的,主要是從這部片裡看一些電影畫面跟小說之間的比較。《全面啟動》雖然是標準的好萊塢大成本片子,但這部戲,可圈可點的地方相當多,就算是商業片,倒也顧及了最基本的傳統藝術面,這包含大家總會注意的演技、美術、劇本等部份。但我想,最難得的,也最值得一提的,應該還是這部電影的劇本。「夢行者」的概念在以往一些片子裡也有出現過,但《全面啟動》的故事結構除了現實和夢境之外,還摻雜了「夢中夢」進去,此外,也設定了許多頗有意思的夢中規則。當場景結構與場景規則都有了,觀眾便跟著故事中的冒險者們進行了一番虛擬裡看似龐大,現實裡卻只有短短一刻的心靈大冒險。劇情看似單純卻又複雜,充滿娛樂效果卻又探討了人類精神層面的問題,單以故事來看,實已算得上是一部佳作。

而這回編劇居然不是諾蘭兄弟裡以往常常負責編劇的弟弟強納森,反而是身為導演的哥哥──克里斯多夫諾蘭一手原創的,這就更教人欽佩了。一個要整合、掌控那麼多電影元素的人,居然可以寫出如此曲折、結構細密的故事。這教那些只專門在寫故事的人面子往哪擺呢?雖然這樣講好像偏激了點,不過看完這片,我真的不禁自問:如果一個電影工作者可以獨立寫出這麼複雜又扣人心弦的故事,那麼,小說家的定位應該擺在哪裡呢?莫非好的電影編劇只要把文字處理的適合讀者閱讀,就一定也可以是好的小說家?而好的小說家,若不對電影拍攝的一些學問下過苦工,恐怕很難成為一個好的電影編劇?那麼,後者看起來好像比較難?這樣說也許太武斷、不夠客觀,甚至可能也有一些人會覺得兩者根本無法直接比較,但事實真是這樣子嗎?

若真拿兩者間的共通性或差異性來看,會發現電影編劇對原著小說家的衝擊遠比我們想像中還來得大。舉例來說明一下:假如一位小說作家想寫一篇劇情峰回路轉、同時並存多條路線進行的故事,他很可能被迫站在更客觀的立場去考量,可能得先這樣子想:「文字要展現的畫面,真的能夠理想地按照順序一一形成在閱讀者的腦海裡嗎?」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