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嘴砲漫評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幽遊白書】這部漫畫以靈體與妖怪做為重要元素來發展故事,但卻不像【潮與虎】那樣專心的描寫妖怪個體和冒險旅程,也不像【靈異教師神眉】那樣專門講妖怪的背景故事。其實我們可以說,富堅在幽遊這部作品裡的妖怪都是人類,每一種非人類以外的東西其實也都是各式各樣的人,通通具有人性。例如剛鬼是貪婪暴力的壞人、亂童是謹慎狡猾的壞人、雷禪是瀟灑好戰的人、黃泉是具有野心的人,甚至小閻王、大閻王,也不過就是有著工作壓力的一般人罷了。因此這部漫畫是藉著各種和人不同的生命體,來訴說種種人性的漫畫。換句話說,這些生命體只是一種表達千萬種人性的媒介,或一種載體而已。在前一篇文章裡,我們也有提到,【幽遊白書】題材的重要元素:「妖怪」,可能也不是一開始就設定好的。在漫畫更前頭,這些媒介曾經是靈體幽助遊蕩人間時遇上的老狗「次郎」,也曾是那隻為了瀕死老爺爺前來報恩的小狸貓,只是後來才定位在妖怪這東西上。富堅擅長從人性裡頭去表現出各種具有自己強烈風格的小哲理,而這些哲理往往值得細細品嘗,再配上擅長制訂規則並獨闢新徑的巧思,以及盡量不重複的劇情,使得【幽遊白書】昇華至一部有深度、有內涵的經典漫畫。其中哲理的表現幾乎是這部作品內涵裡頭最優秀的地方了。

幽遊初期的正太  

(幽遊初期的題材並非著墨於妖怪上,圖中單元的主角即是小男孩與狗。)

 

在談幽遊白書的哲理之前,我想先講講創作者富堅義博這個人,而講這人之前我又得先說個小故事。中國古代有個寓言,說有位畫家為齊王作畫,一日齊王好奇問他:「畫什麼東西比較難呢?」畫家答:「畫馬、畫狗最難。」齊王又問:「那畫什麼東西最簡單?」畫家又答道:「畫鬼最簡單。因為狗與馬大家都看過,而且常常見到,便難以畫到讓大家都滿意。然而鬼怪無影無形,也不隨便出現在人面前,誰也沒法證明它們長什麼樣子,所以最好畫。」富堅義博其實就像這位畫家說的一樣,最擅長的題材正是這類「沒人能證明他們是什麼樣子」的事物。所以你會看到富堅出道至今,他的畫筆充斥著許許多多非一般人常見的東西,更嚴格點來說,應該是充斥著「沒人能說得準」的東西。這些東西大概是些什麼呢?從他的作品裡我們可以找出惡魔、妖怪、幽靈、怪咖、怪異家庭、超能力者、宇宙、異次元、未知世界、外星人等等的事物,這都是前面所說的「沒人能說得準」的東西。在富堅筆下,這些元素幾乎應有盡有,而且都很活躍地支撐住了故事劇情。就拿富堅筆下的主角來說好了:【淘氣愛神】裡面,主角的家庭不正常;【幽遊白書】裡,幽助和桑原的家庭也是很有特色;【靈異E接觸】的主角根本是個無敵怪咖。更不用說後來【獵人】裡奇犽和小傑的家庭了。或許這些越和常理不同的東西,越能讓富堅連結些趣味進去,而為了不斷地彰顯這些趣味,富堅的作品也總是維持這樣的設定。這種沒人能說得準的東西,或許比較方便處理,不過經常性的貪圖這種方便,難免讓人認為是一種懶散與投機。從後來富堅在畫【獵人】時愛畫不畫的表現,便可以窺見他的個性的確是這樣。簡單地說就是:「雖然懶散,卻又能運用自己的才氣來支撐他的懶散,讓讀者沒法不買他的帳。」不過富堅走這樣的投機路線倒不完全是這原因,事實上他的才氣的確很適合在這方向徹底發揮。

文章標籤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富堅義博在畫【幽遊白書】這部作品時約24歲,畫到後面魔界篇時則是28歲左右,這短短的四年間,作品其實有很大的變化。以臺灣七年級生的童年角度來說,小時候對作者每一個大篇的故事走向是完全沒有太多感覺的,只覺得好看,一有新進度就趕快追著看,無論是單行本還是當時每週一本的漫畫週刊,就算已看過也能一直津津有味地反覆咀嚼。彷彿作者畫出的每篇故事就是這作品理所當然的劇情發展,也就是那位主角──「浦飯幽助」本來就會依序冒險到的各種旅程。對於去推敲它的劇情變化與內容深度,那是很後來的事了。一個十來歲的少年或少女,也許能夠完全融入【七龍珠】的世界,也或許可以感受到【灌籃高手】的熱血,但要說想完整體會【幽遊白書】這部作品想表達的東西,特別是一些偏向人性或哲學的思考,那是不大可能的事,在接近30歲時來重溫這部作品才能得到更多,也才更了解當時28歲時富堅義博的世界。

 

長大後,幾次重看動畫或是重翻漫畫,首先能感受到的,是劇情架構的種種轉變。

初期劇情 

(《幽遊白書》初期的劇情和後來的王道戰鬥漫畫差很多。)

文章標籤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