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嘴砲散文筆記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Feb 09 Sat 2013 02:51
  • 遺憾

遺憾03  

如果是真正嚐過「遺憾」滋味的人,就不會常把「遺憾」兩字掛在嘴上。

電視裡常常可以看到政治人物說著:「對於這樣的事情發生,我感到很遺憾。」

如果是在野,那意思像是在說著:對於這樣的事情我感到很不滿意。如果是執政,那意思像是在說著:反正你們就是不懂,我也很無奈。

打開辭典,遺憾的意思原是:感到憾恨、不圓滿、惋惜。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曹瑋,這聽起來有點三國風味的名子,乃宋初大將曹彬的兒子。除了跟父親一樣善於打仗外,還是一名智勇雙全的大將。在曹彬臨終時,推薦給宋真宗,爾後果然不負眾望,鎮守邊疆、鞏固國土,使外敵不敢來犯好大段時日。在宋真宗即位之初,之所以還能不受鄰國威脅來慘澹經營,這功勞實不能不算曹瑋一份。曹瑋為人有遠見、處事臨危不亂,戰場上亦常出奇制勝,宋史上關於他以智破敵的故事記載頗多。這裡講個《宋史》裡一則頗玄的小故事,在《夢溪筆談》裡也有記載,跟曹瑋有關聯,把它記錄下來分享一下。

 

宋仁宗時,邊疆地區延州跟西夏發生戰爭,守將慘敗,消息傳至京城。仁宗得知後,召來宰相王鬷(ㄗㄨㄥ)詢問,結果王鬷不清楚狀況,無法應對,仁宗大怒,將王鬷貶官虢州。

 

出城時,好友蘇公儀來相送,頗覺惋惜。王鬷卻對他說:「我今日之行,十年前已有人預見。」蘇說:「這人肯定是術士瞎猜。」王緩緩道:「不是這樣的。十年前,我任三司鹽鐵副使,到河北去辦事,當時曹瑋由陜西貶官為河北真定總管,辦完事後,我便順路前往拜訪。曹瑋對我說:『你正事既已辦完,明天留下來吃頓飯吧,我有些事想說。』我當時心想曹瑋是個人才,就留下來聽聽。第二天他招待我吃完飯後,便屏退左右,單獨對我說道:『你的面相很不錯,將來官位若不是宰相也是一方守將,大約十年後會總管朝政重要事情,那時西方必有邊警,應趁現在搜羅人才、做好準備,不然以後就會難以應付,影響到你的前途。』我問他:『西境的情況,你比較了解,有什麼樣的指教呢?』曹瑋說:『我在陝西的時候,河西那方的霸主趙德明曾派人到中原去販賣馬匹賺錢。後因交易價格太低廉,發怒要斬賣馬的人,眾人都勸不住。當時他有個才十多歲的兒子,極力勸諫,說道:販賣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的戰馬來資助鄰國已經是失策了,現在若還因這件事殺人,以後誰還願效忠於我們?』我聽說後,覺得這小子有大志,想納為己用。聽說他常出現在市集上,就派人到市集用各種利益去引誘他,卻都沒有成功,後來令人把他的畫像畫了下來。畫像完成後,一看果然氣宇非凡是個英雄人物,料想以後一定會成為邊境之患。到那時,也差不多是你掌管朝政的時候,望你心中有數多加注意才好。』對於曹瑋所說的,我當時不以為然,就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到現在我才知道,當時那畫像上所畫的人,就是元昊啊!而一切也像曹瑋所說的發生了!」

文章標籤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那個年代。

哪個年代?我也忘了。但就是在那個年代。

那個年代,我還很小,但卻還依稀記得:一百元鈔票似乎還有綠色的,和那雖沒啥用但偶爾都還是能見到的幾角幾角的錢幣;那個年代,台灣的日本漫畫全部都沒有版權,美國的肯德基和麥當勞也還不在小孩心裡,倒是本土香雞城的「手扒雞」帶給家家戶戶許多美好回憶;那年代,小孩子都會唱個一兩句小虎隊的歌,看著「好小子」的電影;那年代,國片市場還很紅,看電影一定是配著有點螢光、綠綠地醃芭樂、包裹著晶瑩剔透的糖葫蘆這類東西,不是現在華納威秀衛生、統一卻有點單調枯燥的爆米花;那年代,電視節目有印象的就是「天天開心」、「好彩頭」、「中國民間故事」、「每日一字」;那年代,王子麵一包還三塊錢,誘人的雜貨店還會賣一條條細細長長用塑膠膜包裝的沙士和可樂條,記得自己最早的印象是兩條一塊,若冰在冷凍庫裡變冰棒狀,就又變一條一塊了。不知道我如此敘述有沒有錯,反正就是這樣的一個模模糊糊的年代。

在那個時候,有段時間,香港還未有四大天王,不過詳細時間點我不是很確定,那時也還對他們不很清楚。

文章標籤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