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幽遊白書】這部漫畫以靈體與妖怪做為重要元素來發展故事,但卻不像【潮與虎】那樣專心的描寫妖怪個體和冒險旅程,也不像【靈異教師神眉】那樣專門講妖怪的背景故事。其實我們可以說,富堅在幽遊這部作品裡的妖怪都是人類,每一種非人類以外的東西其實也都是各式各樣的人,通通具有人性。例如剛鬼是貪婪暴力的壞人、亂童是謹慎狡猾的壞人、雷禪是瀟灑好戰的人、黃泉是具有野心的人,甚至小閻王、大閻王,也不過就是有著工作壓力的一般人罷了。因此這部漫畫是藉著各種和人不同的生命體,來訴說種種人性的漫畫。換句話說,這些生命體只是一種表達千萬種人性的媒介,或一種載體而已。在前一篇文章裡,我們也有提到,【幽遊白書】題材的重要元素:「妖怪」,可能也不是一開始就設定好的。在漫畫更前頭,這些媒介曾經是靈體幽助遊蕩人間時遇上的老狗「次郎」,也曾是那隻為了瀕死老爺爺前來報恩的小狸貓,只是後來才定位在妖怪這東西上。富堅擅長從人性裡頭去表現出各種具有自己強烈風格的小哲理,而這些哲理往往值得細細品嘗,再配上擅長制訂規則並獨闢新徑的巧思,以及盡量不重複的劇情,使得【幽遊白書】昇華至一部有深度、有內涵的經典漫畫。其中哲理的表現幾乎是這部作品內涵裡頭最優秀的地方了。

幽遊初期的正太  

(幽遊初期的題材並非著墨於妖怪上,圖中單元的主角即是小男孩與狗。)

 

在談幽遊白書的哲理之前,我想先講講創作者富堅義博這個人,而講這人之前我又得先說個小故事。中國古代有個寓言,說有位畫家為齊王作畫,一日齊王好奇問他:「畫什麼東西比較難呢?」畫家答:「畫馬、畫狗最難。」齊王又問:「那畫什麼東西最簡單?」畫家又答道:「畫鬼最簡單。因為狗與馬大家都看過,而且常常見到,便難以畫到讓大家都滿意。然而鬼怪無影無形,也不隨便出現在人面前,誰也沒法證明它們長什麼樣子,所以最好畫。」富堅義博其實就像這位畫家說的一樣,最擅長的題材正是這類「沒人能證明他們是什麼樣子」的事物。所以你會看到富堅出道至今,他的畫筆充斥著許許多多非一般人常見的東西,更嚴格點來說,應該是充斥著「沒人能說得準」的東西。這些東西大概是些什麼呢?從他的作品裡我們可以找出惡魔、妖怪、幽靈、怪咖、怪異家庭、超能力者、宇宙、異次元、未知世界、外星人等等的事物,這都是前面所說的「沒人能說得準」的東西。在富堅筆下,這些元素幾乎應有盡有,而且都很活躍地支撐住了故事劇情。就拿富堅筆下的主角來說好了:【淘氣愛神】裡面,主角的家庭不正常;【幽遊白書】裡,幽助和桑原的家庭也是很有特色;【靈異E接觸】的主角根本是個無敵怪咖。更不用說後來【獵人】裡奇犽和小傑的家庭了。或許這些越和常理不同的東西,越能讓富堅連結些趣味進去,而為了不斷地彰顯這些趣味,富堅的作品也總是維持這樣的設定。這種沒人能說得準的東西,或許比較方便處理,不過經常性的貪圖這種方便,難免讓人認為是一種懶散與投機。從後來富堅在畫【獵人】時愛畫不畫的表現,便可以窺見他的個性的確是這樣。簡單地說就是:「雖然懶散,卻又能運用自己的才氣來支撐他的懶散,讓讀者沒法不買他的帳。」不過富堅走這樣的投機路線倒不完全是這原因,事實上他的才氣的確很適合在這方向徹底發揮。

富堅筆下很多怪咖  

(富堅義博筆下總是充斥著許多怪咖或是罕見事物。)

 

【幽遊白書】雖然是相當主流的戰鬥漫畫,但其實在前期,他有些單元劇的影子,甚至也沒有打鬥元素。是一直到「三隻妖怪、亂童、四聖獸」這些篇章,才奠定了幽遊白書走向少年漫畫的王道路線,意即擁有正派、反派、對戰並穿插友情在其中的冒險故事。本來普通的漫畫家創作這樣的漫畫,雖然比起冷門題材來講,可以得到最低限度的市場青睞,但要發燒走紅,卻也是未知數。然而富堅高明的地方就在於他能夠擅用奇想與才氣,讓戰鬥故事變得有深度。同樣是武道大會,鳥山明畫了好幾次,都只能停留在:「阻止反派野心、滿足觀眾想看武打對決的渴望」之程度。而富堅義博不喜歡一再重複類似的劇情,如果真的相似,那也會在劇情上處理得不太一樣。像武術大會在畫第一次時,便能賦予故事主人翁們為何而戰以及戰鬥後的反思,而魔界的武鬥大會又完全只是一個政治過程,兩者本質不同。同時幽遊反派角色也比許多漫畫裡的反派還要來得生動有趣、耐人尋味。也因為富堅筆下的橋段往往能自然流露出些許哲理,讓我們在長大後回頭來欣賞,能有再次品嚐並領悟的機會。以下我們便從三個經典篇章來探討其中蘊含的哲理:暗黑武術會篇、仙水篇、魔界篇。

 

先從貫穿整個暗黑武術會故事的反派角色戶愚呂(弟)來說好了。根據小閻王調查,戶愚呂的門徒和親信在五十年前都被一個叫潰煉的強力妖怪給殺掉,算是一個雙手沾滿血腥的反派兼悲劇人物。而如果戶愚呂只是扮演一個想把自身不幸發洩於他人身上、單純重複暗黑武術會悲劇的大壞蛋,那麼他就不會派三鬼眾去通知幻海得出席武術會,而是在武術會開始之前就提早殺掉幻海,直接逼幽助以復仇的心態出席。就好像潰煉當初來通知自己受邀出席時所做的一樣,更不用說後面戶愚呂交代小閻王保管屍體的事了。我們還可以反覆驗證,如果戶愚呂之於幽助只是第二個潰煉的話,那麼在廢棄大樓展現實力後也可以順便殺掉在外頭的飛影和藏馬,或是在武術會決賽和幽助對決時,近距離接觸的第一拳就可以不必管什麼公平性而停手了(因為角度問題,幽助為了保護身後的螢子等人,得強迫迎接一拳而無法閃躲)。從這點再繼續想下去,戶愚呂攻擊螢子等人的那一發拳砲,本來也就是故意打偏的。殺桑原,就像藏馬和左京說的,其實也沒有真的想讓桑原斃命的意圖,純粹只是想貫徹自己不回頭的戰鬥人生,希望激發幽助潛在力量讓自己能夠有一場拼盡全力的戰鬥而已,就算死在這場對決裡,也是他所期望的。雖然手法極端,雙手也沾滿鮮血,但這個反派的確塑造得不簡單。這樣一個被潰煉影響,從身為人類到心中潛藏魔性,再到貫徹魔性直接轉生為妖怪,最後接近死期前,所做、所設計的一切,似乎又有那麼點像人,真的是耐人尋味

幻海與戶愚呂弟  

(極端固執的戶愚呂弟堪稱經典反派角色。)

 

在武術會篇章裡,我們可以感受到,人跟妖怪有太多相似處,妖怪跟人其實是差不多的。人類中有幽助這種不拘小節、不按牌理出牌的打架狂,妖怪之中一樣有酎這種怪咖;人類中有垂金這種人渣,妖怪裡的一垣博士也不遑多讓;而真實世界的人類會為了搶購演唱會門票而瘋狂,幽遊裡的妖怪同樣也會為了暗黑武術會不顧一切。人與妖怪不僅相似,也會互相影響,結果是善是惡全看彼此。在垂金別墅裡,人類會為了利益做盡各種壞事,妖怪則同樣會為了利益選擇跟人類配合。但是也有像浦飯幽助改變飛影,無形中把飛影導向較為善良面的情況在。無怪乎雷禪曾經推測魔族可能只是人類的突變種,因為彼此實在太相似了。甚至靈界其實也不知道「靈魂」最後會到哪裡,或許靈界也只不過是個次元不同、能接觸到「靈體」、一廂情願地管理「靈體」的世界罷了。如果扣掉這點,靈界、魔界、人界,三者的居民似乎沒什麼不同。富堅筆下,異種族之間總是有不同處也有共通點,富堅也常常暗示:如果不同族群之間可以找到共通點,那就能夠藉由彼此了解進而找到和平相處的機會。所以當仙水最初打倒樹的時候,聽到樹的遺願竟然是想多活幾天看過必追的綜藝節目後再死時,便破例有了共鳴不想殺掉樹了(這邊單行本翻譯有錯,樹說的我每週都準時收看,其實是仙水回應樹說的:我也是每週都準時收看)。當「祭禮三人組」能夠在人界竄紅當偶像並幫公司賺錢時,就也沒有人會去在意種族的問題。這點後來在【靈異E接觸】裡頭的「迪思昆星人」背景設定上更為明顯。迪思昆星人雖然勇猛好戰,卻能為了棒球而不毀掉地球。這些都是藉由共通喜愛的事物找到了解彼此的機會,進而和平相處的例子。

暗黑武術會妖怪大量出現什麼妖都有  

(暗黑武術會篇開始出現大量的妖怪,可以稍微窺見妖怪的社會,其實大致上還是和人類相似。)

 

戶愚呂和暗黑武術會的故事告訴了大家,人跟妖魔有許多共通處;仙水篇則是進一步探討和平相處的問題。談論種族之間的相處,便是眾人之事,而眾人之事,便是政治。政治──這幾乎是少年漫畫市場中不太會有人喜歡的題材,但富堅卻能巧妙的把這元素不著痕跡地融合在戰鬥漫畫裡,讓讀者不覺得突兀或排斥,甚至喜歡上它,如果這不是才氣,那什麼才是才氣?人是處理政治事務的最小單位,在仙水篇以前,幽助所做的一切冒險,其實不太能影響靈界、人界、魔界三方大局。但是到了仙水篇,我們可以看到仙水這反派不同於以往出現過的壞人,因為他具有前所未有能夠改變世界現況的影響力。以靈界和人界的角度來看,B‧B‧C及地下世界的壞人,是為了自己的私慾,在進行掠奪而擾亂秩序,但終歸是私慾,所以重點放在圖利上,破壞現狀是必經的手段而非目的。但仙水不同,仙水為的不是自己,過程中也得不到任何利益,而是以徹底「破壞三界秩序」為最終目的。對靈界來講,這兩種罪行,前者只是做了該被懲罰的事,但不足為懼;而後者則是挑戰整個靈界的統治地位,無怪乎仙水會是整個故事有史以來,靈界最大的隱憂。

 

這樣的一個仙水究竟是怎樣的人呢?仙水從小時候就能感受到人界以外的事物,對於妖怪與人類,年幼的他是以簡單的善惡兩分法去看待。在仙水的人生裡,有段時光和靈界接觸上,這時候的靈界本來可以用較為全面、客觀、誠懇的方式來讓仙水認識三界,可惜靈界沒有這麼做。靈界只是繼續順著仙水原本的二分法觀念來讓他執行靈界偵探的工作。終於在仙水見到那場人類凌虐妖怪的邪惡盛宴時,內心徹底崩潰,無瑕而極端的個性,也導致他選擇極端的方式來為之前的事做些平衡,從此以後埋下了靈界的隱憂,也展開了仙水偏離善良、邁向悲劇的一生。政治不僅有失誤造成悲劇的一面,還有現實而醜陋的一面。當幽助打倒仙水後,靈界處理幽助的方式顯現出了靈界令人無法苟同的手段。靈界因為幽助魔族轉世的身份決定殺掉他,而且自己不做,還要人間的前任偵探真田黑呼來執行,但黑呼其實也沒有能力完成這項任務,只能說靈界安排的任務從來都不會替執行者考量,就如早期幽助對上亂童一樣,若非運氣好,否則早已一命嗚呼。此時眼看煩惱之際,幽助居然自願進入魔界,靈界樂得幫他們打開通道。小閻王自嘲般說道:「這麼一來,靈界就可以不費一兵一卒解決掉你了。」種種不珍惜己方人員的決策,可以說就是靈界上位者的真實面貌。但也因為連小閻王都無法接受的殲滅幽助指令,終於促使小閻王變成一個「改革者」的身份,決定大義滅親,讓靈界做改變並釋出善意和魔界以互相尊重的方式來相處。仙水篇整個故事幾乎充滿政治哲理,此外,還有個小地方讓人覺得亮眼,那便是六個追隨者的想法,也設定得頗具巧思。神谷醫師的想法,當他在醫院攻擊幽助時已經闡述得很清楚了,看透生物循環的他,厭惡人類這種生物。戶愚呂兄冒充的卷原則是想向主角們復仇。而御手洗和天沼,一個接近被洗腦,一個則是被利用,至於刃霧要則是不太明確,留給了讀者想像的空間。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刃霧也是一個我行我素,容易討厭人類的人,也有可能喜愛其他生物更勝過人類,總之會追隨仙水也不意外。樹呢,應該不用提了吧?

仙水與樹初遇02  

(仙水與樹初相遇,正確台詞翻譯應該是這樣。)

 

如果說仙水篇是從靈界的角度出發來看待三界,那麼魔界篇就是從魔界的角度來探討,魔界篇可以說是政治寓言的延續,並且加入更為哲學性的思考。前面我們提到在富堅筆下,人類和妖怪其實很相似,但扣除掉能力和外表之後,一定也有一些地方不同,否則就不可能發展出各式各樣的戰鬥劇情。那究竟是有哪些地方不太一樣呢?要我說的話,我會認為:「妖怪是人的極端版與不受拘束版」。在人界,幽助這種玩世不恭只會打架的人,不可能進入社會後擔任什麼有重大影響力的職務,那是因為人類的世界自有一些運行的規矩。這規矩可能是從小到大的教育、也有可能是道德感和法律,又或者是跟社會運作有關的一切規則。但魔界完全不是這樣,魔界幾乎是武力代表一切,魔界縱使有規矩,也是零散、雜亂的,又或是只要你夠強且擁有某些特質和能力,你就能創造自己的規矩。以幽助的人格特質和能力來講,在人界就是社會底層的一般人,在魔界就剛好顛倒過來。能打架又有魅力,就算不是權貴後代,一定也可以闖出一番事業,當然代價是魔界比人界危險,會有喪命的可能。待在魔界還是待在人界對幽助來說其實不好選擇,當幽助在打敗仙水時還能夠爽快下決定回到人界,但在人界開始過起平凡、不值一提的日子時,也難怪又會打從心底迷惘起來。人類生來百百種,每個人的生活如果都用一套統一的規矩來束縛住,可能會有「適性」與否的問題。在幽助身上彷彿可以看出富堅某種隱喻甚至是自我投射:「阿我就是跟幽助一樣啊!又不是每個有才能的漫畫家都適合配合市場需求過著按時交稿的生活方式啊,為什麼要逼我呢!難道我不能過著自己說了就算,想畫就畫,不想畫就休息的生活嗎?我一樣可以畫出暢銷漫畫的啊!(跩)」好吧,也許這樣想有點過度解讀了,但是富堅的確有想要表達那種天生我材必有用,只要環境對了一定可以有所發揮以及闖出一番成就的格言想法,如果沒有的話那也是跟大環境有關。這樣不知不覺間,又流露出富堅對於「教育」的看法。總之,同樣一個浦飯幽助,在人界跟在魔界的影響力真的有很大的差別,這也是魔界篇一個趣味所在──幽助在人間微不足道,但是在魔界可以改變世界。

幽助一到魔界就改變魔界  

(幽助來到魔界一年左右就開始改變魔界了。)

 

提到改變世界,雷禪曾經說過,有一天普通人們也可以像自由旅行般地往返於三界。雷禪其實很有遠見,眼光也算精準,雖然自己只能推想而無法參與這過程,但當魔界舉行完幽助提議的武鬥大會後,三界之間的確有慢慢浮現出雷禪所推測的樣子,只是那種情況還很初步,距離雷禪所想像的,還有很遠很遠的路要走。另一個有重大影響力的人物,該算是煙鬼,雖然追根究柢還是幽助到了魔界後才產生的影響,不過煙鬼的法律制度在具體層面上帶給魔界很大的變化。既然人類來到魔界時,一律受到魔界自治法保護,那麼妖怪也會想佔點便宜吧。在和平相處的前提下,能佔的便宜大概就是到人界積極地融入人類社會,享受一種當人類的感覺,例如收看人類的娛樂節目、上電視、當偶像之類。可能魔界大部分平民妖怪還是安份守己的,配合自治法還算能夠自律地在兩處地方往來,何況如果有什麼不滿,那就讓自己變強,在三年後的武鬥大會上奪得冠軍,那就可以依照自己的想法來改變這些規矩。同時這三年一次的武鬥大會也能讓妖怪定時發洩精力和了解自己能力、地位,不致過於目中無人。從這點來看,恰好幽助的提案和煙鬼的想法,形成一種默契絕佳的配套。不過到處旅行的妖怪數量一多,是否就能繼續保持和平的現象,這點倒是令人存疑。雖然藏馬曾說在小閻王檢舉上級後,發現以往的妖怪襲擊人類事件多半有造假,真正的妖怪殺死人類事件久久才一起。但這裡應該是富堅義博自己前後設定不同罷了,畢竟在同背景的數年前,幽助才遇過亂童、剛鬼這一類妖怪。在仙水開啟洞穴時,搶先鑽出來的低等妖怪和早期的四聖獸看起來也不是善類,要說妖怪攻擊人類頻率真有那麼少,我是不太相信的。說到這,或許這就是三界對於人界妖怪的不同解讀吧!有人認為他們一定會做壞事,有人認為他們其實沒做什麼,也有人認為他們比起人類,所做的根本微不足道,應該順其自然就好。一個現象,讀者和故事中不同立場的人心中各有不同的解讀,妙的是,這不就恰好像是我們的真實社會嗎?

煙鬼  

(煙鬼的法律制度讓魔界跟人界有了和平交流的開端。)

 

漫畫都是互相學習、互相影響的,我一直覺得【幽遊白書】有從【潮與虎】中得到些啟發,只是富堅取材的都是一點點,很難察覺,除了幽助的身份、服裝與變身這種明顯小東西之外,像是探討妖怪和人類之間的相處問題(鐮鼬篇),富堅卻是很巧妙的學過來,然後融合成完全不同的東西展現在讀者眼前,所以並不會給人模仿的感覺,同時也有自己的另種哲理。而像【烈火之炎】就是一味的學【幽遊白書】,偏偏又只能學到像組隊戰鬥這種粗淺的東西而學不到精髓,所以就稱不上是什麼有內涵的漫畫或是晉升經典漫畫的行列裡。我們可以說【幽遊白書】能夠細細品味,便是因為富堅幾乎把出道後較為成熟的才氣全貫注在裡頭了,自然是一部經典佳作。在幽遊之前的作品實在無法與其相提並論,而在幽遊之後的作品雖然也不錯,但像【靈異E接觸】也只是幽遊【魔界篇】之理想世界的體現罷了。至於【獵人】,雖然小趣味很多,但大主題則是變來變去,稍嫌凌亂,在整體性這點上我覺得不太理想,但最主要是因為還沒完結,我也不想給予太多定論的關係。當然也希望有一天能夠評論完整的【獵人】,真的,希望自己能等到那一天到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iandgreen 的頭像
kaiandgreen

Kai的喇賽世界與嘴砲天地。

kaian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